当前位置:首页 >> 以案说法 >> 稿件
劣质韭菜种子造成农户欠收
来源:浦东新区法院   2019年12月11日 15:13

  河南一种子公司被判赔偿21万余元

  因购买的韭菜种子存在产品缺陷,造成农户欠收,河南一种子公司被告上法庭,日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这起产品质量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河南某种子公司赔偿原告王某、吴某、梁某、刘某经济损失21万余元。

  韭菜欠收造成损失

  原告王某、吴某、梁某、刘某系从河南来沪的韭菜种植户。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四人合伙租用了浦东新区大团镇某村52余亩土地进行韭菜种植。

  2016年12月,原告至销售商孙某处购买了品名为雪青八号的韭菜种子100公斤,价款1.6万元。购买后,于2016年12月底开始培土育苗、翻土冰冻杀菌。2017年春平土、修地、开沟。同年5月1日前后,将培育的幼苗移栽到大棚内种植,5月至7月在韭菜养根期内,进行浇水、施肥、防虫、除草等作业,8月份前后割掉养根的老韭菜。可是到了9月,原告发现所种植的韭菜叶片又薄又窄,抗倒伏性差,出现萎缩休眠状态。

  种植户即与销售商孙某联系,孙某至种植韭菜的田间进行查看,并将上述情况反映给生产商河南某种子公司,该公司的工作人员王某于2017年12月12日与孙某一起到种植韭菜的地点进行实地勘察,并取样。

  王某在和原告电话交涉过程中表示,“种子有问题种在大棚生长缓慢,直立性不强,具体环节是不是从基地收上来的种子,还是在发货过程中被业务人员调包,还是公司质检部门出问题,我们还在调查”。

  2018年1月3日,王某与原告通电话表示先拿一部分钱出来补偿,其本人会到上海与孙某谈损失补偿问题。同月10日,原告从孙某处领取补偿款5万元。因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两年土地租金,双方未能就后续赔偿事宜达成协议。

  农户状告种子公司

  2018年10月,王某等四人将河南某种子公司起诉到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孙某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索赔111.5万余元。

  在法庭上,原告认为,因被告的问题种子造成原告2017年、2018年两年绝收,致使原告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原告为维权诉至法院。

  被告河南某种子公司未具答辩意见,亦未向法院提交证据。

  第三人孙某述称,其开设的经营部,涉案的韭菜种子系由原告于2016年12月左右在第三人处购买,种子的名称为雪青八号,购买了100公斤左右,价款1.6万元。该种子是由第三人从被告处进的货。

  审理中,就种子是否存在质量问题,浦东新区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工作人员至原告种植韭菜的地点进行现场查勘后认为:韭菜存在生长不均衡,长势偏弱情况,与该品种雪青八号的特征不符,因原告种植的韭菜已到收获晚期,无法再进行种子质量的田间鉴定。

  法院依法作出认定

  法院认为,产品生产者应当提供合格产品,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告生产的“雪青八号”韭菜种子,移栽大棚后出现生长缓慢,抗倒伏性差等情况,与“雪青八号”韭菜的生长特征不符,导致原告种植的韭菜减产,造成原告损失,且被告的工作人员王某亦确认被告生产的韭菜种子存在产品缺陷,故被告对原告的损失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合理损失的确认,虽然原告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实际损失,但原告种植韭菜的产量减少是客观存在的。根据法院向专业主管部门的咨询意见,以上海地区韭菜的常规产量每亩每年5000公斤,每公斤2元,按种植面积52.05亩计算,原告正常种植的年总产值为52.05万元,但对本案损失的确定还应当考虑如下因素:首先,根据法院至原告种植韭菜的田间查看情况,原告使用被告生产的种子种植韭菜仅是减产,并非绝收;其次,种子质量虽然与产量有很大的关系,但种子质量并非唯一因素,韭菜种植收入与种植技术、管理、经验、土壤、气候、环境等多方因素都具有一定的关系;再次,根据原告自述的种植过程以及与被告、第三人的交涉时间,原告在收割第一茬韭菜时即发现所种韭菜叶短根低、叶片又短又薄、抗倒伏性差等情况,原告完全可以另行租用土地进行韭菜种植以减少损失。因此,原告主张以韭菜绝收计算2年作为其损失并不合理,应当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并扣除正常收获时产生的劳动力、后期投入等成本后予以确认。

  综上,法院酌情确认由被告赔偿原告26.025万元,扣除先前原告已获赔的5万元,被告尚应赔偿原告21.025万元。

 
中共浦东新区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