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以案说法 >> 稿件
凌晨4点,这家酒店的98个房间被全部清场完毕
来源:浦东新区法院   2018年8月7日 10:06

  承租房屋用来开设酒店,租金、水电费等数十万元费用却一直没有按约支付,上海景悦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悦酒店)因此被出租人一纸诉状告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浦东法院)。庭审时,该酒店辩称“经营陷入困难”,所以没能按约支付租金;宣判后,又改口说“每天有大量租客入住,迁出难度大”,房屋一时无法返还。

  矛盾说法站不住脚,生效判决又岂容消极履行?7月24日凌晨4点,经过周密安排部署,上海浦东法院执行局开展凌晨执行行动,该酒店98间房间在3个小时内全部清场完毕,顺利交还给申请执行人。

  生意不好就可以拒付房租?

  酒店违约遭房东起诉索赔

  浦东新区塘桥地区,人口众多,商业发达,交通便利,在这里开设一家酒店,生意或许不错。景悦酒店于是与上海浦发东启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浦发东启)协商,想要租下对方在浦东南路上的一处房产用来经营。

  2017年1月1日,双方正式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租赁期限24个月,并约定了租金计算标准、租金支付周期、违约金等内容。然而,景悦酒店经营大半年后,不仅没有支付任何一期租金,甚至连水电费也没有如约支付,经浦发东启多次催讨,对方也没有拿出一分钱,累计已欠下数十万元。

  浦发东启于是将景悦酒店起诉至上海浦东法院,诉请判令双方合同解除,对方返还系争房屋,同时支付租金、水电费、违约金等费用。法庭上,景悦酒店辩称,自身经营目前陷入困难,所以没能按约支付租金,同意解除租赁合同并返还系争房屋,对双方合同约定的水电费、违约金等内容也没有异议。

  2018年1月,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的行为构成根本违约,支持了浦发东启的相关诉请。

  经营困难哪来的大量住客?

  被告庭上判后竟两套说辞

  法庭上接连表态说同意解除合同、返还房屋以及支付租金、违约金等费用,但判决生效后,景悦酒店却没有半点履行的意思。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欠付的租金金额越来越大,浦发东启无奈向上海浦东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收案后,承办法官桂波达迅速研判案情,第一时间对被执行人名下财产展开查控,努力寻找可供执行的财产。同时,对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李某采取限制高消费、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有力举措。

  法官通过传唤李某得知,被执行人并不打算立即返还房屋,酒店目前尚在经营中。该酒店总共五层,合计有98间房间。

  与法庭上坦承该酒店“经营陷入困难”不同,李某此时则表示酒店每天都有大量住客入住,其中包括不少长期租客。正是由于这些租客的存在,迁出难度大,所以至今没有返还房屋,企图消极履行义务。

  98间房3个小时清场完毕

  凌晨4点执行行动显成效

  种种矛盾说辞站不住脚,更不能作为消极履行的借口。为此,桂法官多次带队到被执行人所在地调查情况,并反复对李某进行法律释明,同时告知其法院有足够的能力迅速组织人员完成对这家酒店的强制清场,而李某亦将面临拒不履行判决义务而被罚款、拘留等法律后果。在法官的教育和耐心释法下,李某终于答应将配合法院执行,并将主动履行支付租金、违约金等金钱给付义务。

  即便如此,执行法官仍然马不停蹄,于6月5日前往酒店张贴强迁公告,并告知相关居住人员限时十五天内自行迁出,拒不迁出的,将承担妨碍执行的法律责任,可能面临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桂法官还在现场对酒店租客进行释法工作,并为他们进行法律维权提供专业意见,获得租客对法院清场工作的认同。

  鉴于清场对象为一家酒店,房间多,人员复杂,执行法官多方协调,申请执行人主动提供相应安保、搬场人员配合法院执行。桂法官组织其所在团队的精干力量,反复推敲执行预案,并于7月24日凌晨4点带领执行法官、法警奔赴现场开展强制清场工作。3个小时后,98间房屋全部清场完毕,无任何突发事件。

  法官说法:

  迁出案件,特别是涉及大型建筑物的迁出案件一直是执行工作中的“硬骨头”,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持,才能保证清场工作的顺利完成。本案中,针对这家正在经营的大型酒店,法官通过与案件当事人及酒店租客充分沟通,寓普法教育于执行工作之中,既争取到各方支持,又避免了群体事件的发生,更节省了大量的司法资源。同时,通过制定周密的执行预案,确保本次凌晨执行行动顺利推进,有力保障了申请执行人的胜诉权利,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中共浦东新区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